• <li id="g8icc"><noscript id="g8icc"></noscript></li>
    <samp id="g8icc"><center id="g8icc"></center></samp>
    <xmp id="g8icc"><tr id="g8icc"></tr>
  • 咨詢熱線:

    新聞資訊

    網站首頁

    >

    新聞資訊

    打打殺殺并不是保鏢的日常

    發布時間:2018/10/19 9:41:08

    聽到樓下傳來幾聲急促的剎車聲,楊威(化名)皺了一下眉頭,本能地護著老板往墻角后退幾步。樓道里雜亂的腳步聲由遠及近,幾十秒后,十幾個人魚貫而入。

    加上原來就在的6個人,楊威面前的這二十幾號人徹底堵死了公寓的出口。只見領頭那人從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,一手推搡著,嘴里還不停地罵罵咧咧。

    楊威示意老板退后,然后一個箭步上前,擒住那人的手腕關節,反扣、奪刀。那人重心不穩,向前跪倒,楊威順勢勒住對方的脖子。

    那人仗著人多勢眾,嘴里的罵詞依舊沒停。楊威叫老板先走,自己殿后。確定老板上車后,他才放開那人,自行撤離。

    楊威是一個職業保鏢,這次沖突發生在他入行的第三年。沖突的起因是一起涉及幾千塊錢的經濟糾紛。當時,楊威被派去給一個武漢老板做隨身護衛,老板公司的員工宿舍在退租時,遭遇租房公司的敲詐。對方以墻上有刮痕為由,提出索賠,一個刮痕500元。老板年輕氣盛,帶著楊威跑去跟對方當場理論,不曾想對方叫來一群人,把他們兩個圍在了公寓里。

    偏門行業

    三年前,1992年出生的楊威,從服役了五年的天津武警反恐部隊退伍,隨后選擇加入了一家保鏢公司。

    “業內講究對風險的防范,動手不被提倡。真到了動手的地步,雇主也已經在危險中了?!睏钔俗谵k公室的紅木沙發上,西裝熨得不見褶皺,整個人顯得有些拘謹。

    2014年年初,退了伍的楊威通過戰友介紹找到了這家保鏢公司。

    別人需要3到5個月才能完成的培訓,他只花了一個半月。培訓的內容主要是商務禮儀和駕駛技術。用他的話說,部隊里出來的人,格斗技巧和忠誠度上都靠得住,就是生活上多少會有些脫節。

    從業至今,楊威總共服務過6個老板,其中兩個是為期一年的24小時貼身護衛。三年的一線保鏢經歷在他身上烙下了不少屬于這個行業的印記。

    兩個小時的聊天里,他始終保持著一個動作:雙腿略微分開,身體前傾,雙手置于膝蓋上?!斑@是一個戒備的姿勢,保證我可以隨時制止你的任何行動?!彼燥@尷尬地解釋道。

    甩跟車

    再一次見到楊威是在中山公園附近的一家火鍋店。

    約定時間后,他特意回家換下了那身西裝。穿上運動休閑裝的他,確實放下了不少的拘謹。

    點飲料的時候,楊威要了一罐七喜,并一再向服務員確認不要冰的?!拔乙呀浫隂]喝過冷飲了,有一次出任務,喝冷飲鬧肚子差點壞了事,之后就再也沒喝過?!彼蛴浾呓忉尩?。

    楊威接到的第一個任務,是護衛一個在陸家嘴開金融公司的老板,為期一年。高樓林立的陸家嘴,金融公司多,涉及的債務糾紛多,找保鏢的老板也多。

    “打打殺殺并不是保鏢的日常?!睏钔f,“出任務的時候,我需要確保自己在最佳狀態,保持神經緊繃,但一日無事是常態?!?/p>

    司機和助理,是他每天扮演得最多的角色。早上檢查一遍車胎是否被扎,油量是否充足,然后把老板從家里接到公司。在公司里,就做一些行政類的雜事,端茶倒水,復印材料。晚上把老板送到家以后,一天的任務就結束了。

    他幾乎不和老板公司里的員工來往,主要是為了避嫌。作為和老板形影不離的人,他知道老板幾乎所有的秘密,也覺察到老板不喜歡他和公司的員工接觸太多。對于雇主徘徊于信任與戒備之間的微妙心思,楊威表示可以理解。

    這次任務接近尾聲的時候,楊威才體會到了保鏢行業潛在的兇險。

    那一天,在去車庫的電梯里,老板就告訴他,路上可能會有狀況。楊威開著車一出地庫,就發現一輛停在出口不遠處的7座商務車跟了上來。

    開過兩條街后,那輛車依舊緊緊跟著。

    楊威立刻在大腦里勾畫了幾條能夠甩掉跟車的路線,他把第一個行動地點選在了花園石橋路和銀城中路的交叉路口?!八Φ舾嚨年P鍵就是利用大路口的紅燈和交警?!?/p>

    車快到選定路口的時候,抬頭望見綠燈還剩10秒,一名交警正在路口指揮交通,楊威心里一喜。他輕踩了一腳剎車,開始在心里默默讀秒。

    綠燈還剩兩秒時,他叮囑老板坐穩,然后猛踩一腳油門,跟在后面的商務車一愣,只能眼見他絕塵而去。

    后來楊威才知道,對方是追債公司的人。半個月后,任務結束,老板全家移民去了新西蘭。

    楊威剛把話說完,對面一桌來了幾個新客人,只見他眼里閃過一道光,聚精會神地把對方上下打量了一番。見我盯著他看,他才回過神來連聲道歉:“不好意思,這也算職業病吧,總會不自覺地觀察從面前經過的車和人?!?/p>

    家長里短

    談起武漢奪刀的經歷,楊威一再強調這是他職業生涯里唯一的一次動手。

    在武漢奪完刀沒幾天,他就回到上海接了一個護送老阿姨去房管局簽字的任務。

    事情的起因是家庭財產分割糾紛。老阿姨的父親去世,留下一套房產,遺囑里寫明給女兒百分之八十,另外兩個兒子各得百分之十。

    葬禮上,遺囑一宣布,老阿姨的兩個哥哥就和她起了沖突,當場還把她打了一頓。老阿姨找到保鏢公司,希望能夠護送她到房管局完成簽字。

    公司最后派了三個人來完成這個護衛任務。在楊威和搭檔的方案里,這個任務耗時兩個小時,為此他們制定了全面的行動計劃,包括幾點鐘到房管局,下車的地點,護衛時如何站位,以及簽完字后如何離開。

    “這種任務我們只有挨打的份,對方都是六十幾歲的老人,把對方碰倒了也會很麻煩的?!睏钔A起一片牛肉,搖了搖頭說:“一個大叔拿著拐棍狠命地敲我腦袋,我奪刀的那股勁一點都使不上來?!?/p>

    接過不少涉及家庭糾紛的任務后,楊威感覺道理最講不清楚的,就是家長里短的事。

    前不久,他和一個搭檔被派去安徽六安出一個任務,任務內容是防止雇主在法院里被前妻的娘家人打。這是個離婚官司,上次開庭時,女方家屬把男方和律師打到住了院?!拔覀內チ艘仓挥斜淮虻姆?,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是設計逃跑路線?!睏钔f。

    他和搭檔實地考察后,發現距離法院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個派出所。開庭當天,他們先去派出所備了案,表示遇到沖突后需要尋求庇護。

    庭審結束后,女方家屬幾十號人果然不由分說地就要沖過來打人。楊威和搭檔像抓小雞一樣,拽起雇主和律師拔腿就跑,虧得路線設計得合理,才得以順利跑進了派出所。

    關于離開

    入行三年,楊威一直對家里宣稱自己在給老板開車。他笑稱是把職業上防范風險的習慣帶到了生活里。為了不讓家里人擔心,他從來就沒有打算把自己當保鏢的事告訴他們。

    他現在一個月能拿到手1.5萬元,但沒有五險一金。業內的流程是保鏢公司和雇主談業務,然后由保鏢公司給保鏢發工資,同時雇主會給保鏢上一個意外傷害險。

    這一行業也是典型的青春飯,黃金年齡是25歲到35歲,職業生涯一般只有5年,干得最長的也不會超過10年,之后就很難適應這樣高壓力的生活。

    楊威說,做這一行最好的出路是被一個賞識自己的老板買斷。他看到過被挖走的同事,在老板的栽培下平步青云。如果等不到這樣的機會,他會再干個兩年,然后去找一份司機的工作。


    在線咨詢
    電話咨詢